首頁玄幻重生之名門錦繡章節

441:徐錦策上門

推薦閱讀:極靈混沌決我真不想花錢啊鄉村小神醫全職法師斗天武神超級女婿武破九荒武動乾坤凌天戰尊圣墟

第二日清晨,納蘭錦繡起床洗漱完畢,站在院子里發呆。院子里靜悄悄的,只有偶爾的幾聲鳥鳴。這個時間穆離應該是剛晨練完畢,出去買菜了。

門口傳來幾聲叩門聲,納蘭錦繡以為是穆離回來了,還奇怪他每次出去都是在外面把門鎖上,然后自己帶鑰匙的。今日怎么敲起門來了?

她走到門口,從貓眼往外看,見到竟然是徐錦策和一個面容俊俏的少年。心中納悶兒,徐錦策怎么這么早就上門了。不過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見他們兩個**進來了。

先進來的是那個少年,見納蘭錦繡正在門口站著,就用打趣兒的語氣說:“世子,咱們翻人家墻,主人可看著吶!”

徐錦策是隨后進來的,他沒回復那個少年,只是一雙眼睛緊緊盯著納蘭錦繡。大有要透過皮囊看本質的模樣。

納蘭錦繡被他看的莫名感到一陣心虛。不得不說,他常年帶兵,身上自然有一股讓人感到壓迫的氣勢,尤其是就這么靜靜的盯著人看的時候。

兄妹兩個相對無言,倒是那個俊俏少年,在院子里打量了一圈,悠哉悠哉的。

“你既然回了赤陽城,為何不回王府?”徐錦策見她半天都不說話,只能開門見山的問。

“我……”納蘭錦繡本來是想說,她又不是真正的郡主,為什么要回鎮北王府?可話到嘴邊,竟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你給我說清楚。”徐錦策不打算讓她蒙混過關。

納蘭錦繡只好低下了頭,模樣有點像做錯了事的小孩,小聲說:“我又不是真正的郡主,回了王府也不知道怎么面對其他人。”

她的樣子大概是有些可憐,徐錦策本來想要訓斥的話,又被他強行壓制了回去,最終轉換成一聲無奈的嘆息,“那你在金陵又是發生了什么事?怎的就說你失足落水,我還讓人接回來一壇骨灰。”

徐錦策越說越氣,一想到自己當時氣成那個樣子,差點要親自去了金陵。而這丫頭回來了,卻不主動找他。若不是離戈偶遇她,那她是打算一輩子讓他和父帥都以為她死了么?

納蘭錦繡不知道該怎么和他說,她的經歷實在是一時半會解釋不清。而且,這里面有那么多私密的事,她不打算讓旁人知道的。

她不說話,徐錦策難免就有些生氣。那個俊俏少年是個有眼力見兒的,他搖著手中的折扇,甜甜的笑著說:“郡主,世子可是真心關心你的,你趕快交代了吧。”

www.feboan.live吞噬小說網

納蘭錦繡看他的眼睛十分靈秀,烏幽幽的眼珠動來動去,一副鬼靈精的樣子。怎么看都覺得有些眼熟,應該是在哪里見過。

“你是不是離戈?”她不確定的問。

那少年聞言笑得更厲害了,露出一排雪白整齊的牙齒。依然是老神在在的搖著手中的折扇,十分清淡的嗯了一聲。

“怎么每次見你,你都長得不一樣?”納蘭錦繡細細數從第一次見她開始,都不知道她變過多少次臉了。搞得她都弄不清楚,她到底長得什么樣。

離戈用手把垂在兩邊的碎發往后攏的攏,露出一張俊美到無可挑剔的臉。說話的神情還是那般,不著邊際的不正經“:你好好看,我今天這張皮怎么樣?俊不俊?”

“什么叫你今天這張皮,難不成你每日都要換一副?”

“那倒是不至于,每天都換多麻煩,你以為做一張皮那么容易呢?我又不是那些畫皮,可沒有他們那么能折騰。”

“你這手藝是和畫皮學的?”

“對啊!和她們交手那么多次,總要有些心得不是?”

她們兩個就易容這個話題,仿佛一下子就說不完的話,倒是把徐錦策晾到了一旁。這位在玄甲軍中以治軍嚴厲而聞名的少帥,竟是被她們兩個生生無世了。

“我跟你講,過會兒他說什么你都應好,千萬不要跟他頂嘴。不然到時候受苦的還是你自己。”離戈貼近納蘭錦繡,用只有她們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

這時候門又響了,是穆離買菜回來了。他推開門看見院子里的人,倒沒表現出幾分意外,只是把菜籃子放到一旁,然后對徐錦策行了個禮。

徐錦策沒說什么,事情已經過去了那么久,他的憤怒已經被時光消磨的差不多了。而且既然笙兒又同他在一起,那也就是說,她依然是不怪他。

兩個當事人都能放下隔閡,他自然不會揪著不放。正所謂得饒人處且饒人,他不會抓住人一個短板就不依不饒。

“你買了什么菜?”納蘭錦繡見徐錦策神色冷淡,自己走到穆離身邊,去看不遠處的菜籃子。

“買了筍,還有火腿。”

納蘭錦繡最近特別喜歡吃筍,尤其是北疆百姓在家里種的這種,又鮮又嫩。穆離幾乎每隔一兩日,就會給他買一些。

“兄長,你們用了早點沒有?”她有些怕徐錦策還不能接受穆離。

徐錦策昨晚聽到離戈說的,確定她還活著,幾乎是一晚都沒睡了。天剛亮,他就帶著離戈來了,自然沒吃東西。聽了她問就冷聲回復:“沒有。”

納蘭錦繡見穆離買的菜是兩人份,沒有多出來的,就進屋子里拿了荷包,然后用眼神示意離戈,同她一起出去買菜。

離戈是了解徐錦策的,見他冷著一張臉,而且是針對穆離的。想著她們兩個出去避避風頭也好,讓他們自己把話說清楚。

納蘭錦繡和離戈一出門,徐錦策的眼睛里就有冷冽的寒光一閃而過,他緊緊盯著穆離道:“我說你永生永世不得踏入北疆一步,你是忘了嗎?”

穆離雖然已經被逐出驚云,但是因為自小是在鎮北王府長大的,對王爺和世子都有一種極為特殊的情感。即便徐錦策的話說的很不客氣,他的語氣依然恭敬:“郡主心里惦記王爺和世子,要回赤陽城看一看,屬下就隨她回來了。”

“你有什么資格跟在她身邊!你自己做過的好事你都忘了嗎?”

“除下知道當初犯下的錯,萬死難辭其咎,但是郡主身邊不能沒有人,就當屬下是在贖罪吧!”

徐錦策聞言冷哼一聲:“她是我妹妹,身邊還能缺了護衛不成?”

穆離本來微拱的身子漸漸直起,直到身姿筆直。他和徐錦策身高和體型都差不多,這樣面對面站著的時候,同樣的氣勢赫然。

徐錦策掌管鎮北王府和玄甲軍多年,許多人在他面前說話都是要低著頭的,穆離也是。

這一刻他才發現穆離絕對不是普通人,當然能進入“驚云”的人,都不是凡夫俗子。他身上有一種氣質,從那雙堅定的眼睛中就能看出來。

“郡主身邊不缺保護她的人,但她也需要朋友。”

穆離的語氣很平靜,但徐錦策從中卻聽出了濃濃的心疼。是啊!她其實是很孤單的。雖然她不是他親生妹妹這件事,他不在意,父帥也不在意,但是她心里其實是介意的。

如果信息想來就能發現,她從鎮北王府的郡主,一下子變成來歷不明的孤女。這世間似乎沒有她的親人,即便是有,她也找不到了。

“那這一次你要保證,絕對不能再做一點傷害她的事,不然我不會像上次那么寬容。”

穆離知道,世子這就是答應了。他雙手微拱,行了一禮,什么話都沒說。但是,他的內心是無比堅定的。有生之年,他都會用盡全力守著她的。

納蘭錦繡和離戈買菜回來的時候,他們兩個似乎已經談妥了。穆離依然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子,接過她手里的菜籃子,去廚房擇菜了。

離戈看著他行云流水的動作,有些目瞪口呆。她從戰場上混跡久了,本身就比別人多了一份洞察力。早就看出納蘭錦繡身邊這個人身手不錯,卻沒想到舞刀弄劍的男人,竟然還能做這么精細的活。

她不由得把目光轉向徐錦策,那模樣似乎是在說:“同樣身為男人,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徐錦策讀懂了她沒說出口的話,他眉毛一挑,為人夫婿的威嚴便出來了。離戈眼睛瞇了瞇,下巴一揚,完全是一副不怕你的態度。

徐錦策的唇略微勾了一下,輕哼一聲,然后大步走到她跟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說:“今日這面具不好看,回去就換了。”

可不是他心里不好看嗎?這一路上,不知有多少男女對她側目。而且,她即便是已為人.妻為人母,性子卻是一點沒變。隨便沖那些姑娘笑一笑,不把人迷得七葷八素。

這可是離戈最喜歡的一張皮,做這皮的師傅手藝精致,貼在她臉上就和真的一樣。她哪里會不知道這皮好看?自然也知道他這是吃醋了。

可她就是喜歡和他唱反調,就是喜歡看這個古董男人變臉。所以就故意的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一副長短都不會答應的模樣。

“你要怎樣?”徐錦策低聲道。

離戈用手指頭指了指自己的臉頰,意圖再明顯不過了……(未完待續)

相鄰小說:困死沙漏的妖精講述者之千年妖尸墓九龍乾坤訣學校里那些事神犬邊牧隋唐之謀國劍情情緣傳都市近身王者絕對虛空無賴走洪荒
一波中特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