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大道誅天章節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也要嫁給余寒

推薦閱讀: 超武女婿鄉村神醫第一贅婿我的冰山總裁老婆神級龍衛最強狂婿贅婿當道破云2吞海我的檢察官先生超級女婿

從南宮瑾萱出現開始,寥寥幾句話,簡短,意思卻很明顯。

尤其是最后一句,等到說完,扶余的臉色早已經陰沉似水,殺機瘋狂的肆虐。

一旁的南宮瑾萱都開始佩服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孿生姐姐,這種噎人的態度,著實讓人難以效仿,太高難度了。

扶蘇不屑的撇嘴看了一眼身旁被譽為妖族百年來第一天才的大哥,也是妖族傾力培養的太子殿下,搖頭道:“怪不得這么多年,你的修為一直不曾進步!”

扶余咬牙切齒,臉色鐵青,堅持了這么久,卻如同被當頭一棒,那周圍不斷投遞過來的目光,就是眼下對他最大的恥辱。

扶蘇看向了南宮瑾瑜,淡淡道:“你在等余寒吧?”

南宮瑾瑜也將目光轉移到了他的身上:“是!

扶蘇冷笑一聲:“他來不了了,而且即便來了,也是死路一條,今日,便是給他準備的一個局,他若敢現身,那便有來無回!

南宮瑾瑜臉上沒有分毫的變化:“他死,我死!

“你?”扶蘇嘿然搖頭:“你死不死,已經沒有人會注意了,充其量只是一個癡情女子的一抹傳奇,很快就會被遺忘,但是他死,那就是真的死了!

“你可能還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吧?”扶蘇的眼睛里帶著幾分戲謔。

南宮瑾瑜道:“余族太子!”

這一次,連扶蘇都忍不住愣住了,他原本以為,余寒即便與南宮瑾瑜之間再癡情,也斷然不會將這樣的秘密告知,而且這個身份,連他們都是經過無數次的推敲方才得到。

這還是夏桀傳遞過來的消息,否則以妖族的信息辨識度,根本無從知曉。

“你……你竟然知道?”他不敢相信聽到的一切。

“他怎么可能會連這樣的秘密都告訴你?這事關生死,重大無比,一旦傳揚出去,無論天涯海角,都會被追殺到死!”他依然不相信,余寒會將這件事情告訴一個女人。

南宮瑾瑜卻沒有回答他的話,她的臉色忽然涌現出一抹紅暈,連帶著冰冷精致的容顏,也有一絲淡淡的弧線浮現出來。

那是從未有過的景致,然后連同她的目光,都在這一刻變得柔和許多,溫柔許多。

就在她目光抬起的那一刻,有一團赤紅色的火云懸浮在了半空中,那上面,有著五道身影,為首的一人,一身白衣,迎風獵獵。

是的,她早就感覺到了他的到來,因為背后的連心比翼,此刻已經散發出柔和的光芒。

仿佛第一次初見時候的悸動,從來沒有一刻,她的心會是如此的柔軟。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這一刻,跟隨著她朝向半空中看去,同時也看到了那道白色的身影。

“我來告訴你為什么!”余寒淡淡的聲音傳遞過來,目光也看向了下方殺機乍現的扶蘇。

“因為我與她一樣,都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同生共死!

“所以在她那里,我的秘密,也就都不是秘密了!

扶余的嘴唇劇烈的顫抖起來:“你這個罪族的余孽,何德何能,來此與我爭鋒?”

余寒沒有回答他的話,看著那道冰山雪蓮一般的身影從

地面緩緩飛起,朝向這邊走來,這一刻,他的目光也變得柔和了起來。

“那是……丁進?”火凰一脈的族長看到了余寒身邊的那個人,忍不住一陣恍惚。

與此同時,他的身側,又有一道身影飄飛而起,不是南宮瑾萱,而是徐清媛。

不同于南宮瑾瑜,徐清媛直接飛撲到了丁進的懷中,在丁進正式拜入書院門下之后,徐清媛也就恢復了自由。

南宮瑾瑜站立在火云之上,與余寒間隔了不到一米的距離,卻沒有繼續走近。

她的背后,一只幾乎透明的羽翼迎風招展,不斷的拍打著虛空,似乎在雀躍。

與此同時,余寒的背后,也有一只羽翼擴散出來,兩只羽翼不斷的拍打,形成巨大的虛影,就那么在半空中連接在了一起。

“你來了?”這是南宮瑾萱說的第一句話,依然很平靜,可是她的手有些顫抖。

余寒笑了笑:“我來了!”

他掌心光芒搖曳,一顆拳頭大小的冰道極晶出現,晶瑩剔透,折射著兩道身影。

“我來娶你!這就是聘禮!”他伸手將冰道極晶遞到了南宮瑾瑜的面前。

南宮瑾瑜卻伸出右手,她的無名指上,有一枚亮晶晶的圓環。

然后她就笑了,如同雪蓮綻放,笑得純凈而又自然:“你的聘禮,早就到了,我知道你會來,所以一直都在等你!”

余寒朝向前方踏出一步,他沒有去擁抱她,只是輕輕牽起她的手。

“子魚,這一路,還有很多危險,磨難,甚至是死亡,陪我一起走下去,好嗎?”

南宮瑾瑜的手不斷的顫抖,她想哭,但是卻不能哭,因為今天,是她等待了許久的一天,也是她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一天。

“你死,我死!彼貞怂某兄Z。

余寒伸手將她摟入到了懷中:“不會死的,至少今天不會!

“給我死——”他的話音方才落下,一道身影從下方直接沖殺過來,不是扶蘇,卻是已經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扶余。

他的雙目幾乎噴出火來,一拳轟出,演化為巨大的龍身,狠狠朝向余寒轟殺!

“你答應過我,他是我的!”扶蘇的身影,卻忽然出現在了半空中,他同樣揮出一拳,將那道龍影擊散!

然后,轉過身來,看向了余寒:“很遺憾,你的修為雖然進步不錯,但還是沒有突破到神劫第九難境界,所以注定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余寒饒有興致的看著他:“洗龍池,也沒有讓你清醒一些!”

扶蘇冷哼道:“廢話少說,死吧!”

他的身形,包裹在了一片刺目的金色光芒之中,驀然放大,好似一條騰空而起的巨龍,再次朝向余寒沖殺了過去。

“先等等我!”余寒伸手拍了拍南宮瑾瑜的后背,目光不斷的閃爍。

火云迅速的后撤,避開了鋒芒的距離,余寒背后的平城劍鏘然出鞘,狠狠一劍斬落下來。

盡管方才是神劫第八難后期巔峰吞噬小說網 tsxsw.net的修為,但他的劍,從來都不曾被壓彎過,腰桿更是如此,所以這一劍,凌厲而又沒有絲毫的猶豫。

鏘!

劍鳴的聲音,

化為不屈的咆哮,即便在鏗鏘的龍吟聲中,依然清晰入耳。

隨后,那道看似纖弱的劍氣,直接破入到了巨龍的虛影當中,迎著扶蘇當頭斬落。

扶蘇狂笑不已,雙手立刻化為兩只布滿鱗片的龍爪,用力一夾,竟是生生將平城劍的劍鋒夾在了掌心,然后用力一扭。

他實在低估了平城劍,想要依靠著血肉之軀,將這把神劍直接扭斷。

然而卻錯了,因為這把劍,不是普通的長劍,也不是鑄劍山煉制的秘寶,而是來自天地大道自動衍生出來的神物。

見到這一幕,余寒只是冷笑一聲:“不自量力!”

體內劍氣呼嘯著飛出,凌厲的劍氣再次從平城劍激蕩而出!

蓬!

漫天光芒盡散,一道嫣紅的鮮血凌空灑落,扶蘇也重新降落在地。

他的右手,不斷有鮮血流淌下來,竟然出現了一道細小而又嫣紅的傷口。

他不可思議的抬頭看向余寒手里的平城劍:“卻是低估了這把劍,不錯!”

“且慢動手!”

火凰一脈的族長伸手阻止住了兩人,他眉心不斷的跳動起來。

在他看來,火凰一脈之所以現在或者以后能夠屹立在鳳凰一族,一共就只有兩個原因。

一個是南宮瑾萱嫁入青龍一族,現在看來,應該是擱淺了。

另外一個就是丁進,他進入書院修煉,著實也讓火凰一脈顏面大增。

然而此刻,丁進卻站立在了余寒的身后。

而且他也聽說了這一路上發生的事情,對于丁進和余寒之間的感情,也不禁暗暗著急。

一方面是青龍一脈,一方面是書院。

他兩個都得罪不起。

尤其是適才還說,要將南宮瑾萱也與南宮瑾瑜一起,許配給那個勝利者。

可是現在,很明顯余寒才是最后的勝利者。

那枚冰道極晶,無論大小還是品級,都要遠遠超過扶余的那一顆。

眾目睽睽之下,如今的鳳凰一族,可真是在他手里丟了大人。

扶余和扶蘇同時將目光看向了他。

火凰一脈族長干咳兩聲,這才說道:“今天畢竟是招親大會的日子,如此動手,不免會被傳揚出去,我想還需要從長計議!”

“莫非你還有什么好的法子?”扶余咬牙切齒的開口。

火凰一脈族長有些尷尬的說道:“既然瑾瑜和瑾萱是孿生姐妹,瑾瑜又是如此的執拗,我看不如退一步,青龍太子直接與瑾萱成親便是!”

“你當我扶余是什么人?”扶余立刻勃然大怒,險些直接朝向火凰一脈族長動手。

火凰一脈的族長也忽然意識到這句話的毛病,當即臉色有些蒼白。

然而就在這時,一直沒有開口的南宮瑾萱,卻是忽然說道。

“族長開始不是已經應承,我與姐姐一同嫁給最后勝利的那個人嗎?怎地現在又要反悔了?”

她盈盈一笑,目光落在了余寒的身上。

那笑容,頗有一些讓人頭皮發麻的感覺。

然后繼續說道:“那么我應該嫁的人,也是余寒吧!”

相鄰小說: 男神入懷:學霸抱一抱六道輪回之眼末世之玩具狂潮陰陽怪咖雷化萬千誅三界塵脈太玄圣尊寧為妖物浩瀚經
一波中特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