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魂帝武神章節

第二千八百二十七章:丑,滾

推薦閱讀:武破九荒斗天武神凌天戰尊我真不想花錢啊圣墟鄉村小神醫全職法師武動乾坤神藏極靈混沌決

“跟我一樣?”蕭逸疑惑問道。

“嗯。”孟冰河點點頭。

“無黑之地之所以是險地,便是誰進入了,都會被瞬間石化,最后化作白霧,詭異消散。”

“任何人都不例外。”

“而離大師你,還有赤龍,是我見過的唯一進入白霧森林而不受影響的人。”

蕭逸再次追問道,“毫無區別?”

孟冰河剛要點頭,卻遲疑了一下,皺眉思索了一下。

“不對,有些許區別。”

“離大師你進入,是毫無變化,整個白霧森林風平浪靜。”

“赤龍進入,雖也是毫發無損,但整個白霧森羅都在暴走,似在抗拒著赤龍的進入。”

“對。”孟冰河陡然反應過來,“是氣息上的不同。”

“離大師你進入,氣息仿佛與整個迷霧森林融為一體。”

“赤龍進入,則二者氣息相悖,迷霧森林爆發著的,是帶著厭惡的氣息。”

蕭逸聞言,眉頭緊皺,沉默著,也思索著。

“離大師,你在想什么?”孟冰河疑惑問道。

蕭逸沉聲道,“我沒記錯的話,黑湮,是1年前忽然在妖域內爆發的吧。”

孟冰河臉色一變,“離大師你懷疑是赤龍?”

“不好說。”蕭逸搖了搖頭。

蕭逸這些天在妖域的調查中,黑湮禍患,許久前就出現于妖域了。

那甚至可以追溯到極遠極遠之前的古老歲月。

但黑湮禍患,一直都只是小風小浪,算不得太大的威脅。

直至1年前,黑湮禍患方肆虐妖域,無聲無息出現,動輒吞噬一方,死傷無數。

蕭逸停下思索,道,“你以往與赤龍有交情?”

“沒有。”孟冰河搖了搖頭,“那時,算是對手吧,更準確來說,他是我追逐的目標。”

蕭逸問道,“當年,他與你是一道進入無黑之地的?”

“不是。”孟冰河仍舊搖頭,“我當年進入時,赤龍與我說,他三年前就進過了,他告訴我,那片地方會讓我瘋狂。”

“現在想起來,那地方險些讓我殞命。”孟冰河苦笑道。

蕭逸再次皺眉,“那時的三年前?那不是15年前?”

“對。”孟冰河點了點頭,“赤龍,曾經從無敗績,妖龍榜第一,妖域最負盛名的天驕。”

“他只敗過兩次。”

“一次,是15年前,人族妖祭日上,一個人族天驕將他擊敗,還險些將他擊殺。”

“第二次,自然是敗在離大師你手上。”

“15年前的事。”蕭逸愈發皺眉,“你清楚嗎?”

孟冰河霎時沉默,臉色凝重得要滴出水來。

“不能說嗎?”蕭逸皺眉道。

孟冰河點了點頭,“可以,只是…總之,離大師你回來妖域沒多久,有些事你不知道,我也…”

嘩…

蕭逸大手一揮,一股法則之力封鎖周遭。

直覺告訴蕭逸,這些事,事關重大,定是他解開諸多疑惑的重要‘鑰匙’之一。

無論如何,定要追問出來。

“你放心,三大法則封鎖了空間,憑我的實力,沒人能無聲無息窺探偷聽。”

“哪怕是老妖尊也沒那本事。”

老妖尊層次,想打破他的法則封鎖很簡單,但想要無聲無息不被他發現而窺探,根本不可能。

孟冰河點了點頭,“冰河自是信得過離大師的。”

“15年前之事,對于別人而言是秘辛,對我,卻不是。”

不等蕭逸追問,孟冰河沉聲道,“我是親歷者。”

“15年前,人族妖祭日上,我是與當時一眾人族天驕交鋒的妖族天驕之一。”

“我,赤龍,還有一眾與我那時年紀相仿的妖族天驕。”

“那一戰,十大族系中,唯有圣櫻一族沒有參加。”

“可那一戰,除卻我和赤龍外,十大族系的天驕,包括跟隨的強者,全都死了。”

“死傷最慘重的,當屬狂獅一族。”

“哦?”蕭逸疑惑皺眉。

孟冰河回答道,“狂獅一族,可是十大族系中的佼佼者,可如今,不算離大師你的話,也就黑獅撐著年輕一輩的場面。”

“你可知道為何?”

蕭逸道,“都死在了那場戰斗?”

孟冰河點了點頭,“當年的狂獅一族天驕,可不是黑獅,以黑獅的天賦和水準,前五都排不入。”

“正是那一役,狂獅一族最出色的年輕一輩,死了個干凈。”

蕭逸皺眉道,“能說得具體些嗎?”

孟冰河搖了搖頭,“根本不必具體,15年前的那場人族妖祭日盛事,和數月前的這一屆人族妖祭日盛事,幾乎一模一樣。”

“15年前,我們一眾天驕,本想趁人族妖祭日,挫一挫人族的銳氣。”

“事情,也正如我們一開始預料時那般,人族天驕,遠不是我們的對手。”

“短短時間內,東方家劃定的獵妖范圍,人族天驕幾乎死傷殆盡。”

“正當我們得意洋洋時,不知從哪跳出來一個人族天驕…”

孟冰河頓了頓,語氣有些莫名,“那似極了一個噩夢,除卻赤龍外,幾乎無人能在這個人族天驕手上走過一招。”

蕭逸沉聲道,“據我所知,那次的妖祭日上,人族天驕,只有寥寥數人或者離開了妖域。”

孟冰河苦笑道,“可我們妖族天驕,也就活下來兩個,正是我和赤龍。”

“這次的妖祭日,我雖未參加,但后來聽聞白星說起,竟驚覺一模一樣。”

“也是后來不知從哪跳出來一個人族天驕,還是傳聞中的八殿之主,要不是最后圣櫻一族的大司命出手,恐怕我們一眾妖族天驕一個都沒命逃回妖域深處。”

數月前的妖祭日上,孟冰河還被困在無黑之地,自然不可能參加。

蕭逸皺眉問道,“15年前那個人族天驕的面容,你還認得嗎?”

“自是認得。”孟冰河點了點頭,“但我無法凝聚出來,妖君在妖域法則上烙了禁制,這是我無法凝聚,甚至無法畫出來的面容。”

“名字呢?”蕭逸追問道。

孟冰河搖了搖頭,“不清楚,只知,他姓蕭。”

蕭逸繼續問道,“妖君為何要封鎖此事?”

孟冰河滿臉疑惑,“這也是我疑惑的事,按理說,妖君那個層次,和我們這些年輕天驕并無交集,也沒興趣理會這些事才對。”

“可后來,卻不知為何將此事定為了秘辛,誰也不許多說,不許多提。”

“妖君在天地法則上烙了禁制,十大至尊則發了死令。”

蕭逸剛要追問,前方,一支天都鐵衛走過。

蕭逸皺了皺眉,眼眸輕瞥,周遭法則封鎖無聲無息散去。

“離老哥,到了。”恰在此時,前面,白星興高采烈地叫了一聲,反退到蕭逸身旁,拉過蕭逸。

“是什么熱鬧嗎?”蕭逸壓下心頭疑惑,輕笑問道。

“你不知道。”白星笑道,“妖君在給小殿下選夫婿呢,這不,咱們妖域妖龍tsxsw.com榜上排得上號的天驕才俊可都來了。”

“我聽說那小殿下跟我年紀相仿,也不知道看不看得上我。”

“離老哥,陪我進去看看。”

不知不覺間,一行人走到了一宮殿之前。

蕭逸抬頭看了眼,“六衡殿。”

剛要進入,嘭…一聲爆響,一道身影重重轟飛而出。

蕭逸一行人,面面相覷。

白星咽了口口水,“離老哥,你陪我進去好不好,我怕…”

蕭逸點了點頭,“嗯。”

一行人剛進入,遠遠便聽到一聲聲清脆、悅耳,卻又明顯帶著厭煩語氣之言。

“丑。”

“難看。”

待得一行人進入,只見宮殿最前方,首座上,一妙齡女子滿臉怒氣,指著一個個天驕叨個不停。

“好丑,滾。”

“好難看,滾。”

女子,一個個指著,驀地,手指一頓。

目光,定格在蕭逸身前,準確來說,是定格在蕭逸的面具之上。

“好看。”女子不斷重復的話,忽然有了一次變化。

蕭逸心頭一突,這女子,似是有些眼熟,看真切了些,心頭一驚,“念念?”

......

第三更。

今日更新,完。(未完待續)

相鄰小說:丹武帝尊都市之超級魔尊穿書之為何我完成不了捧殺偵破西游都市傳說之奇人帝國的網吧絕色總裁的極品仙帝龍文:機械紀元跑男之半妖青龍永恒輪回之島
一波中特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