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都市天官賜福章節

198、淵中人得一雨中笠 3

推薦閱讀: 贅婿當道破云2吞海第一贅婿鄉村神醫超級女婿我的檢察官先生最強狂婿神級龍衛我的冰山總裁老婆超武女婿

他這么一說,眾人都沉默了。因為他說到了點子上, 這兩天, 真的一個人也沒來幫過謝憐一把, 這賣水小販好歹還有過送水的這個心思,只是沒送成,而其他人有的根本連看都沒敢多看!

有人嚷道:“那現在到底該怎么辦?不讓的你們倒是給個辦法!”

眼看著人群又要騷動起來,還有人拼命往前擠,這時,又一個聲音暴喝道:“誰吵?誰再吵吵,老子一刀!”

再一看,竟是謝憐第一天摔下來時那第一個想上來拔劍的胖廚子。他像是被什么氣到了,道:“這位老弟說的對!昨天要不是好幾個人非要攔我不讓我上去,我還差點把那劍拔了呢!怎么現在我都沒動,那幾個攔我的反倒叫得最兇?我呸, 你們也配?這么厚顏無恥的也不多見!”

這廚子塊頭大,聲音洪亮,正在氣頭上還抄著一把菜刀,似乎剛從廚房里出來, 先前嚷得最大聲的那幾個立刻不敢再叫了。有不知這兩天情況的人打聽清楚了怎么回事兒,驚道:“不是吧?你們就沒一個人上去?”

“是啊, 就這么讓他在那兒躺了兩天?扶一下的都沒有?”

被說的人有的臉上掛不住了,道:“別說的好像你在你就會上去幫忙似的,凈放馬后炮。別忘了待會兒那些鬼東西下來了,你們也一個都跑不了!”

“嘿我還就告訴你了, 我要是在場,我肯定會上去幫他拔劍!”

“事后動動嘴皮子當然不累了……”

“等會兒!你們都在爭些啥,現在又不是拔劍沒拔劍的問題!”

爭著爭著,兩撥人鬧哄哄的就要吵起來,雨也漸漸小了。然而,那黑云壓頂更濃,壓得底下大幾百人喘不過氣。突然,人群爆發出一陣驚叫,數只手指天道:“來了。!”

謝憐也猛地抬起頭。只見那些翻滾在黑云中的人面忽然暴|動起來,拖著長長的“尾巴”,如黑色流星一般急速墜落!

人面疫來了!

眾人大駭,手忙腳亂,有的撒腿開跑,有的躲進屋里,也有幾個去抓那黑劍?墒,那被打落在地的黑劍不知何時居然消失了,抓了個空。

謝憐方才被眾人反應驚到,現在才覺察了這件事,也道:“劍呢?!誰拿走了?!”

沒人有空回答,所有人都四散狂奔起來。但他們哪有怨靈們墜落的速度快?很快,四面八方都傳來了活人的慘叫和怨靈的尖叫!

那些怨靈追上活人之后如同一道滾滾的黑色濃煙,糾纏不休,無孔不入,慢慢融入他們身體。謝憐奮力驅趕,然而怨靈終歸是太多,他一個人根本驅趕不完。眼看著無數人在他面前被追得鬼哭狼嚎,那對賣水的小販夫妻和那胖廚子也被黑煙纏得滿地打滾,而白無相就在不遠處,冷笑不止,袖手旁觀。

謝憐又怒又急,把心一橫,索性對著怨靈最密集處吼道:“喂——!”

他畢竟是喚醒這些怨靈的主使者,如此大喊,那些東西自然而然地便注意到了他。謝憐向他們張開雙手,道:“到我這邊來!”

已經纏上活人的怨靈猶猶豫豫,不知要不要過去,而還在空中的怨靈們則立即改變方向,沖謝憐襲去。

成功了!

謝憐的心跳得快要停止。他也不知道會發生么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么樣。但是,他憑著腦中一股突如其來的熱血就沖了,他只覺得,就算是為了在那卑劣的怪物面前爭一口氣,打得他鼻青臉腫,他也絕不能退縮;就算是再來千百倍的亡靈,他也將所向披靡!

你想看到我自哀自怨、自暴自棄嗎?

我偏不。!

永遠不。!

鋪天蓋地的黑潮包圍了謝憐,一只怨靈哭號著穿過他的身體,剎那間,謝憐的心仿佛被凍結了一般,渾身一個哆嗦。緊接著,便是第二只,第三只……

這些東西如同刀風劍氣一般猛地穿過謝憐的軀體,每一次都帶走他幾分余溫,謝憐面色越來越蒼白,卻始終堅持著沒有退步。

這才幾百只,他才堅持了沒一會兒,接下來會有更多。這滿天黑云,全都是!

謝憐閉上了眼,準備好了以一己之力,承擔所有怨靈的怒火。誰知,下一只怨靈卻遲遲沒有到來。疑惑之下,他睜開眼,忽然發現,包圍他的那鋪天蓋地的黑潮消失了。

因為,它們都化作了滾滾黑流,被另一個方向吸去了!

驚愕中,謝憐轉頭望去。只見長街盡頭立著一名黑衣武者,而他手里的,正握著那把黑色的長劍。

無名?

謝憐事先早就對他交代過,讓這他自己走開,等待他發動人面疫,為何他會在此時出現在此地??

謝憐也不清楚這是什么情況,更不知道那黑衣武者是來干什么的,愣了一會兒,立即沖他奔去,邊奔邊喊道:“等等!你在干什么?別亂碰!把劍給我!”

那黑衣武者似乎聽到了他的聲音,微微抬頭。謝憐看不到他真正的臉,只看到了一張畫出來的笑面。但是,他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他覺得那黑衣武者面具之下的臉,似乎真的微笑了。

然而,這感覺轉瞬即逝。龐大的黑色洪流和尖叫之潮混成一卷風暴,匯聚向那邊,瞬間將那黑衣武者吞沒。

那一刻,謝憐聽到了一個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他好像在哪里聽過這個聲音。他一定在哪里聽過這個聲音!

痛。痛得感同身受,痛得生不如死,痛得身心俱裂,痛得他雙膝重重落地,一齊抱頭慘叫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陣從心里爆發的劇痛來的突然,去的也突然,不知過了多久,四周安靜下來,謝憐抱頭的雙手頹然垂下。

他微微失神地抬頭掃視,四面八方橫七豎八躺了一地的人,大多數昏迷不醒,之前纏著他們的怨靈都盡數消失了。

這幅場景令他迷茫不已。人面疫怎么了?怨靈們怎么?他自己怎么了?

那黑色的洪流也早已煙消云散。而那黑衣的無名鬼原先站立之處,只剩下一把黑劍掉在地上,劍鋒之旁,還落著一朵小小的白花。

謝憐踉蹌著爬起來,走上前去,拿起了花與劍。

他摸摸臉,看看胳膊,并沒覺得自己身上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不像是承受了什么厲害的詛咒。正在迷茫之中,身后忽然傳來一個聲音,輕輕道:“啊!

謝憐回頭,白無相雙手籠袖,站在他身后,寬大的袖擺隨風飄飛。

謝憐還沒反應過來到底怎么了,但心中隱隱有一點不好的預感。

白無相看他一眼,輕笑起來。那不好的預感愈加濃厚,謝憐皺眉道:“你笑什么?”

白無相反問道:“你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嗎?”

謝憐道:“什么?”

白無相道:“你知道,那個鬼魂是什么人嗎?”

“……”謝憐道,“戰,戰場亡靈?”

白無相道:“是的。但同時,他也是這世上,你最后一個信徒,F在,沒了!

……信徒?

他在這世界上,居然還會有信徒?

好半晌,謝憐才終于能說出幾個字了。

他艱難地道:“什么,叫,沒了?”

白無相悠悠地道:“魂飛魄散了!

謝憐有點不能接受地道:“怎么就魂飛魄散了?!”

白無相道:“因為他代替你被詛咒,你召回來的亡靈,把他吃得渣都不剩了!

“……”

被他召回來的亡靈?

代替他被詛咒?!

白無相又道:“啊,對了,你不是第一次見到他!

謝憐愣愣看他。白無相饒有興趣地道:“這個鬼魂似乎一直跟著你。原先我只是看它怨念頗深,便把它抓起來問了一下。誰知道,結果有趣的很。中元節,花燈夜,鬼火魂。還記得嗎?”

謝憐喃喃道:“中元節?花燈夜?鬼火魂?”

白無相慢條斯理地提示道:“這個鬼魂,生前,是你麾下的士兵,死后,是追隨你的亡靈。因你戰死,因你百劍穿心化為厲鬼,又因你發動人面疫魂消魄死!

謝憐好像又模模糊糊記起來一些什么?墒,他連這個信徒的臉都沒有看到,甚至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又能真的記起來什么、記起來多少呢?

“也許在這里,真的還有殿下的信徒在供奉著您呢……”

是的。有的。

而且,是唯一的信徒!

白無相似乎又說了很多別的,但謝憐聽得恍惚,都沒入耳,直到最后他道:“你這樣的神,已經夠可悲可笑了。做你的信徒,更是可悲可笑到了極點!

“……”

前面他嘲諷謝憐,謝憐都沒有任何反應,但聽這東西自以為是地評價他的信徒可悲、可笑,謝憐卻仿佛突然被一劍捅醒,一陣無可抑制的暴怒。

他沖了上去,卻被一招擒下,白無相冷聲道:“你這樣是贏不了我的,要我說幾次你才會認清事實?”

謝憐也根本沒想要贏他,贏不了也無所謂,他只想暴打這個東西,怒道:“你懂什么!你憑什么嘲笑他?!”

那是這個世上他唯一的信徒了!

白無相道:“一個追隨失敗者的信徒,我憑什么不能嘲笑?你愚蠢,你的信徒更加愚蠢。聽著!如果你想打敗我,就必須遵從我的教誨。否則,你永遠也別想贏過我!”

謝憐想沖他竭盡全力地“呸”上一聲,卻連呼吸都困難。白無相另一手翻手一展,掌中出現了一張悲喜面,道:“現在,重新開始吧!”

他正把這張面具往謝憐臉上按去,豈料,便在此時,轟隆,轟隆。

天邊電閃雷鳴,云層中射出奇異的光芒。白無相警覺地止住了動作,道:“這是什么?天劫?……”

頓了頓,他否決道:“不對!”

不對。

是天劫,但,不止是天劫!

一個男子的聲音沉沉響徹在整個上空,道:“他贏不了你,我如何?”

謝憐猛地抬頭。

不知何時,前方長街盡頭出現了一個身披白甲、瑞氣騰騰的青年武神,周身籠罩著一層微白的靈光,手扶在劍上,一步一步踏來,在灰暗世界中殺出一條明路。

他情不自禁睜大了眼。

君吾!

……

雨過天晴后,謝憐坐在焦黑的土地上微微喘氣。

君吾收劍入鞘,走了過來,道:“仙樂,歡迎歸位!

他神色疲倦,面上猶帶血痕,那是白無相留下的。此外,君吾身上也負了大大小小幾十處傷,不可謂不重,只是,白無相更重,重到被打得神消形散,只剩下地上一張破碎的悲喜面了。

聽他說“歸位”,謝憐一怔,摸了摸脖子,這才發現,那道咒枷已經消失了。

君吾笑了一下,道:“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回來花的時間,比我想象的要更短!

謝憐漸漸回過神來,也笑了一下,卻是苦笑。

平復氣息后,他道:“帝君,我想求你一事!

君吾道:“可以!

謝憐道:“您都不問我是什么事嗎?”

君吾道:“反正你回仙京也是要討禮的,這件事就當是你的歸位贈禮吧!

謝憐扯扯嘴角,站起身來,直視君吾,鄭重地道:“那我,便請您再次將我貶下凡間!

聞言,君吾收斂了笑容,道:“這是為何?”

謝憐坦白地道:“我做了錯事。第二次人面疫是我發動的。雖然后果看起來并沒有太嚴重!

因為,只是消失了一個無名的鬼魂而已。而這世上,可能根本不會有人在意這樣一個無名的鬼魂,所以看起來,后果并不怎么嚴重。

君吾緩緩地道:“知道什么是錯的,那么,你就已經是對的了!

謝憐卻搖了搖頭,道:“只是知道,是不夠的。做了錯事就應當受到懲罰,可是,我犯的錯,代替我受懲罰的卻是……”

他抬起頭,道:“所以,作為懲戒,我請求帝君,再賜我一道咒枷,不,兩道。一道封住我的法力,一道散盡我的氣運!

君吾微微皺眉,道:“散盡氣運?那你豈不是會倒霉透頂,當真成了瘟神?”

以前,謝憐的確會很在意自己被說成瘟神,十分抗拒,覺得受了莫大侮辱,但現在他對此已經無所謂了,道:“瘟神就瘟神吧。我知道自己不是就行!

他散去自己的運道后,它們自然會分流到其他過于不幸的人身上。也算是聊作補償了。

君吾提醒道:“會很丟臉的!

謝憐道:“丟臉就丟臉吧。老實說,感覺……好像快習慣了!

雖然并不想習慣這種事,但,習慣了好像就真的百毒不侵了。

君吾看他,道:“仙樂,你要明白,沒有法力,你就不是神了!

謝憐嘆了口氣,道:“帝君,我比誰都明白!

頓了頓,他有點煩惱、有些悵然地道:“人們說我是神,我就有了法力?墒聦嵣,我……并不是他們所以為的神,也不一定能如他們所愿所向披靡。

“神會這么失敗嗎?想保護自己的子民,卻讓他們尸橫遍野;想要復仇,卻到最后關頭收手功虧一簣! @一點,白無相倒是沒說錯。

“不是就不是吧!

君吾仔細凝視他,良久,道:“仙樂長大了!

這話應該是謝憐的長輩說的?上,他的父皇母后卻沒有機會說出這一句了。

須臾,君吾道:“既然是你選的路,那么,好。不過,要我貶你下凡,總得有個理由!

總不能隨隨便便就兒戲一樣地貶了一個神官下去,那把上天庭當什么了?

這個謝憐倒是有主意,他道:“帝君,我們,好像從沒傾盡全力地比試過一次?”

君吾登時明白了他的意思,笑著道:“仙樂,我可是有傷在身的!

謝憐道:“我也是有傷在身,正好扯平!

君吾點頭www.feboan.live吞噬小說網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手下留情了!

謝憐微微一笑,眼中閃起了躍躍欲試的光,道:“我也不會的!

……

太子殿下,又被貶了。

在轟轟烈烈的第二次天劫后,仙樂太子謝憐氣勢洶洶、拳打腳踢殺回上天庭,只飛升了不到一炷香,又被神武大帝打了下去。所有神官都搞不懂,這人他到底想干什么???

不過,謝憐也搞不懂其他神官到底想干什么。

至于這么好奇嗎?天天看天天看,裝成凡人看化成動物看,這都偷窺他幾天了!一個大男人搬磚糊泥有這么好看嗎???

正納悶兒著,后面工頭叫了起來:“新來的,你,就是你,說你呢!老實干活別偷懶!”

謝憐趕緊坐起來,響亮地應道:“哦!”

應著就抓起一把破蒲扇狂扇風,在他面前,數塊磚石搭著一座小灶臺,灶臺上正在咕咚咕咚地煮著一大鍋飯。

這里是他搬土運泥的工地。不過,磚已經搬完了,就在不遠處,兩座嶄新的神殿已經落成,現在,他的任務是煮飯。煮著煮著,正萬分賣力,兩輛馬車拉來了兩尊高大的神像。謝憐一邊心不在焉地往鍋里瞎丟東西,一邊百忙之中抽空看了一眼。

兩尊神像分別被抬進了兩座神殿。左邊那間殿里歡呼道:“玄真將軍好!玄真將軍宅心仁厚!”

謝憐無語了。

贊美慕情用“宅心仁厚”這個詞,這批信徒認真的???

不過,他們似乎又有著充分的理由。畢竟,眾所周知,慕情飛升,就是因為他把仙樂舊皇城冥頑不靈的殘余怨靈都清理干凈了,理解為宅心仁厚,也不是不行。反正,所有舊皇城人都十分感激他。

右邊那間殿里也不甘示弱地嚷道:“俱陽將軍好!俱陽將軍神勇無敵!”

謝憐點了點頭。這點他倒是沒什么異議。不過,對上女人的時候就不一定了。

兩邊信徒都卯著勁兒對吼,都想蓋過對方,吼得謝憐耳朵生疼,他嘆了口氣,揉揉眉心,心道,何必呢?

這么討厭對方,不要把廟建在對方對面不就行了?

答案是——當然不行!因為,這里可是本城人氣最旺、風水最好的地盤,這兩位神官的信徒當然不會因為要避開對方就放棄這么塊肥美地,當然要搶對方的香火,使勁兒惡心對方了。

不一會兒,后面兩邊的信徒已經從對罵發展到了對打。這邊謝憐感覺火候差不多了,鍋鏟敲敲鍋蓋,朗聲喊道:“諸位,不要打了!來吃飯吧!”

斗得正酣,誰理他。謝憐搖了搖頭,揭開鍋蓋,香飄十里。這下好,眾人登時不打了,紛紛嚎道:“……我他媽……這什么味兒?!”

“誰在煮屎?!”

“還是鍋巴味兒的屎?!”

謝憐辯解道:“什么!這是皇家絕密珍藏菜式……”

工頭捂著鼻子過來一看,臉色發綠,跳起來道:“狗屁的絕密珍藏,哪門子的皇家!就你?滾滾滾滾滾!不要惡心人了!”

謝憐妥協了,道:“好吧,滾也行,不過勞煩先把我的工錢……”

工頭怒道:“你還敢提工錢!你說說!你!自從你來了!我有多少損失。!?下雨那雷哪兒都不劈,就望你身上劈!房子著火三次!還塌了三次!你簡直是個瘟神!還敢找我要工錢!快滾!你再來一次我打你一次!”

謝憐道:“話不能這么說,你都說了是沖我來的,每次別人不都沒事,我看你是想賴賬?……”話音未落,工頭和一眾工友再也受不了了那鍋里飄出的味道了,風卷殘云般地跑了個沒影。謝憐道:“等等?!”

回頭望望,原先打架的兩幫人也早就被熏走了。謝憐無言以對,自言自語道:“不吃還叫我煮這么大一鍋,有錢就可以隨便浪費嗎?”

搖了搖頭,他想了想,盛了兩大碗飯,一大碗放進俱陽殿里供上,一大碗放進玄真殿里供上,終于覺得物盡其用,雙手合十拍了一掌,心滿意足了。

到外面收拾了東西,認真卷起地上草席,和劍綁在一起背了起來,纏在他手腕上的白綾悄悄摩挲了兩下,謝憐拍了拍它,扶了扶頭上的斗笠,道:“好吧,不給錢就不給錢。我去賣藝!

怎么說,他也還有一門絕活——胸口碎大石!

走出一段路,謝憐忽然發現路邊有一朵小小的紅花,甚為可愛,蹲下來,輕輕觸了觸它的花瓣,心情甚好,對它道:“希望日后再見!

待他走出很遠,那朵小小的紅花還在迎風搖曳。

相鄰小說: 帝國風云超級戰士護國公穿越之絕色皇后花呆佛印洪荒之圣皇伏羲絕地創世修羅傳澀世紀傳說
一波中特红